学术科研 ACADEMIC AND RESEARCH
1 2

学术讲座——微观经济学的逻辑基础与数学基础

发布:2013-08-08 10:08:0000 浏览:1706次
     6月13日晚上7点经济学院举办的经济学理论前沿系列学术讲座《微观经济学的逻辑基础与数学基础》在中央民族大学·文华楼·东区606开讲,演讲人为来自美国伦斯勒理工学院的杨英锐教授
,主持人为张兴无博士。参加本次讲座的有来自中央财经大学的史璟老师,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苏嘉中、西方经济学、人口资源环境经济学等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以及来自经济学院各系、理工学院等院系的本科生。
杨英锐教授系伦斯勒理工学院认知科学系的终身教授(心理学与认知科学),是国际知名的推理心理学与高阶认知模型前沿学者之一,他的心智力学与经济力学理论均为开创性工作,并被应用于教育、国防与经济学等领域。
杨英锐教授首先介绍了微观经济学中的基础概念“看不见的手”以及它的不可见性,从逻辑出发,介绍全局对称性的概念,并假设每个市场参与者都是积极观测者,只有建立市场的invisibility(不可见性)才能实现市场的全局对称。杨教授从四个方面用牛顿传统理论重新阐释了市场这只“看不见的手”:
1、牛顿力学意义下的看不见的手(I.H)
2、狭义相对论意义下的I.H
3、广义相对论下的I.H
4、量子力学意义下的I.H
其次,杨教授用逻辑学和数学的相关理论重新解释了显示偏好的概念,假设市场上有n种商品,并从可供选择的商品中选择一篮子商品组合作为集合X,对X内各个商品组合的偏好满足全序关系,这样就可以建立一个关于效用的连续函数U(x),进一步对其作Yes/No观测。杨教授严格区分了决策论里的语法层面和语义层面,语法层面包括各选择项、选择项间的偏好关系、每一选择项下可能的结果、以及这些结果所体现的desirability和feasibility,语义层面则包括解释desirability的金钱价值、解释feasibility的概率值,二者的乘积即是某选择项下某种可能结果的utility,然后各选择项的期望效用就可以算出来,只要选择项间的偏好关系是一个全序关系,那么可以证明一个表示定理:如果对第i项的偏好优于第j项则当且仅当第i项的期望效用大于第j项的期望效用。这个表示定理即是全局对称性的第二个范例。而且通过分析和借鉴这个表示定理的相关条件,可以精确定义经济学里比较模糊的重要概念:economic rationality,杨教授认为,这里的经济理性是一个市场概念而不是人的概念,它应该满足四项条件:full knowledge; full capacity; full scale; fully logical.
杨教授的第三个全局对称性的例子来自博弈论,即非合作博弈存在纳什均衡,合作博弈存在纳什解。说到博弈论,杨教授简单介绍了博弈论是微观经济学的语言,当代的博弈论是在纳什框架之下。但是博弈论并不告诉人们怎样博弈,而是定义了什么是博弈,这是元理论。就像逻辑研究的是什么是正确的推理形式,而不是告诉人们在具体的情况下怎样推理。心理学也同样研究人们怎么做推理。
在讲到决策论理论框架的时候,杨教授提到了决策论的语义形式。决策论的语法使用的是效用语法(utility semantics),并定义了偏好排序(preference
order),那么一个人选择行动A而非行动B当且仅当ME(A)>ME(B),这与逻辑的语法格式很相近。在谈到博弈论框架的时候,杨教授提到其语义为(N, Aj, <on? Aj)并给出相关定义。
综上所述,逻辑学、决策论和博弈论构成了高阶认知系统中的规范理论的三大基石,它们都具有全局对称性。如果以某个博弈者为参照,其它博弈者的行为可以看成此博弈者的环境,这样博弈问题可以转化为决策问题,博弈论里的自发对称破缺就会传递到决策论里面,然后经过进一步的翻译在逻辑学中也有体现。杨教授用物理学的定态、基态、激发态来类比这些心理学现象,并定义了普通理性(ordinary rationality)的概念,杨教授认为一个普通人会有高度的选择权,他未必会在别人提供的框架下进行选择,虽然好多事都是不确定的,但人们都会有一定的主观确定性,大家平时都尽量推迟做决策,能不做决策就不做,just acting,因为决策要付出很大的决策成本。
北京中关村南大街27号 联系电话:010-68933940
传真:010-68932445